<meter id="xpz5f"></meter>

    <address id="xpz5f"></address>
    <sub id="xpz5f"></sub>

    <sub id="xpz5f"></sub>

      <sub id="xpz5f"></sub>

      <sub id="xpz5f"></sub>

        ? 首頁 ? 理論教育 ?首登《時代》封面的中國人_吳佩孚

        首登《時代》封面的中國人_吳佩孚

        時間:2020-12-21 理論教育 聯系我們

        首登《時代》封面的中國人_吳佩孚_民國風度:黑暗處的明燈

        1924年9月8日,吳佩孚登上美國《時代》周刊封面,被《時代》譽為20世紀20年代“中國最強者”(Biggest man in China),這是中國人首次登上《時代》封面。

        1

        吳佩孚是北洋軍閥中的后起之秀,但他又是北洋軍閥中的另類。北洋政府時期,數以百計的大小軍閥,大多數出身行伍,唯吳佩孚以“秀才”著稱。這在草莽武夫遍地的北洋時期,無異于鶴立雞群。

        1874年4月22日,吳佩孚出身于山東蓬萊的一個商人家庭。蓬萊是明朝抗倭名將戚繼光的家鄉,戚繼光也是吳佩孚一生崇敬的對象。吳佩孚從小聰明伶俐,六歲入私塾,勤學苦讀,頗得師長的喜愛,長輩也寄予厚望。十四歲時,他父親病故,家庭頓時陷入困頓,吳佩孚只得輟學掙錢養家,他虛報年齡到登州水師營當了一名學兵。當兵期間,他拜登州名儒李丕春為師。在半兵半讀的學兵生活中,吳佩孚學業頗有進步,二十二歲便考中秀才。

        晚清的中國已成為“毒國”,大量鴉片在外國人堅船利炮的保護下,作為合法的商品傾銷到中國。登州北臨黃渤海,首當其沖成為煙毒重災區,城里煙館林立,煙林霧雨彌漫。科舉制度被取消了,科舉夢碎的吳佩孚,心中的失落只能靠鴉片排遣,不久便淪為一介不折不扣的“煙民”,成天迷醉于吞云吐霧中。因家境不濟,他僅僅只是煙館“普通間”的常客。一天,吳佩孚煙癮大發,可“普通間”已無空位,他想借用當地豪紳翁氏的“雅間”一角抽口煙過癮。沒想到,煙癮未過成,卻被踢了一腳,趕出了大門。心高氣傲的吳佩孚咽不下這口惡氣,便找到當時登州城頗有名氣的、由十位落第書生組成的“十虎”團,讓這些文痞訟棍幫忙出氣。第二天,“十虎”大鬧翁府,吳佩孚因此遭到官府緝拿,為躲避災禍,他只身逃往北京。

        亡命生涯,窮困潦倒時,吳佩孚憑著念過四書五經的底子,刻苦攻讀“相命書”,以替人卜卦算命為生。逃亡北京的第二年,他應征參加天津淮軍聶士成的部隊。在大字不識幾個的“丘八”堆里,秀才出身的吳佩孚很快脫穎而出。不久,他被送進保定陸軍速成學堂測量科學習。一年后,以優等成績畢業,擔任北洋督練公所參謀處中尉,正式成為北洋系的一員。日俄戰爭期間,他參與了諜報工作,化裝成小販前往“觀摩”,出色完成任務。初露鋒芒,得到首長曹錕的器重,很快升任旅長。他先后參加鎮壓蔡鍔領導的云南護國軍起義和討伐張勛復辟。馮國璋死后,他繼承了直系軍閥首領的地位,并最終主導北洋政府,成為北洋軍閥的中心人物。

        吳佩孚熟讀《易經》、《春秋》,有“儒將”之譽。他素喜吟詩作畫,擅長楷書草書,繪畫以墨竹、梅花為主。帶兵打仗之余,他喜歡讀書作文。后來,東北抗日聯軍中傳唱的歌曲《滿江紅·登蓬萊閣》就是他填寫的:“北望滿洲,渤海中、風濤大作!想當年,吉江遼沈,人民安樂。長白山前設藩籬,黑龍江畔列城郭。到而今、倭寇任縱橫,風云惡。甲午役,土地削。甲辰役,主權墮。嘆江山如故,夷族錯落。何日奉命提銳旅,一戰恢復舊山河!卻歸來、永作蓬山游,念彌陀。”歌中充滿了收復失地的雄心壯志。晚年,他每日撰寫《春秋正義注釋》,筆耕八年不輟,到被害時仍未完稿。

        吳佩孚的畫

        吳佩孚書法

        2

        吳佩孚是一位富有膽略的愛國軍人。1919年,五四運動爆發了。民族危亡之際,當時掌握北洋政府實權的皖系段祺瑞力主在《凡爾賽和約》上簽字。段祺瑞與吳佩孚有師生之誼。此時,吳佩孚遠在湖南衡山腳下,職位僅是師長,但他位卑未敢忘憂國,敢“言人所皆欲言,諫人所不敢諫”。5月9日,吳佩孚直接通電大總統徐世昌:“青島得失,為吾國存亡關頭。如果簽字,直不啻作繭自縛,飲鴆自殺也。衛國是軍人天職,不能讓強敵將我山東家鄉當肉吃!身為山東籍的軍人,我愿對日本背水一戰!”

        吳佩孚

        北洋政府對愛國學生大肆逮捕,吳佩孚認為學生們不顧自己的生命安全,為國家、民族前仆后繼,“其心可憫,其志可嘉,其情更有可原”。他發表聲援學生的通電:“當此外交失敗之秋,顧忌者懾于威而不敢言,偏私者阿其好而不肯言。銅駝荊棘,坐視淪青。大好河山,任人宰割,稍有人心,誰無義憤?彼莘莘學子,激于愛國熱忱,而奔走呼號,前仆后繼,以草擊鐘,以卵擊石,既非爭權利熱中,又非為結黨要譽。”他指責中央政府鎮壓學生運動是“揚湯止沸”,在外交失敗的關頭,鎮壓學生運動是向民意宣戰,強烈要求大總統釋放學生,以培養士氣,否則眾怒難犯。6月16日,他又聯合譚延闿趙恒惕等六十一人發表著名的“刪電”,力陳外侮在即,應共同對外,反對簽約。電文中說:“與其強制簽字,貽羞萬國,毋寧悉索敝賦,背城借一。軍人衛國,責無旁貸,共作后盾,愿效前驅!”真是字字鏗鏘,擲地有聲。吳佩孚的這些電文,受到當時輿論的一致好評,“赤誠愛國”、“愛國軍人”之類的贊譽撲面而來。在國家民族陷入危難之際,吳佩孚的言行確是一個愛國者的行為,他也因之聲名鵲起。

        吳佩孚曾為保護故宮立下一功。1922年,北京城宣武門內象房橋國會廳里的議員們爭執不休,多數人贊成拆除紫禁城三大殿,在其廢墟上另建西方樣式的議會大廈!這可驚呆了在洛陽的直魯豫巡閱使吳佩孚,他立即直接拍電報給總統、總理、內務總長、財政總長四位:“何忍以數百年之故宮供數人中飽之資乎?務希毅力惟一保存此大地百國之瑰寶。無任欣幸。盼禱之至!”隨后,全國各大報刊登載了他的通電。全國抨擊國會之議潮涌,“保存此大地百國之瑰寶”的威嚴號令讓始作俑者噤若寒蟬,故宮三大殿方幸免一劫。此后,人們普遍看好吳佩孚的政治前途,國外一些政要甚至認為他“比其他任何人更有可能統一中國”。

        3(www.new968.com)

        1920年7月,曹錕決定與段祺瑞決一雌雄,問鼎中央政權。直奉聯軍五日內擊敗皖段,段祺瑞通電引咎辭職。直皖一戰,吳佩孚雖只是區區一個師長,卻引起了國際上的關注。戰后美國陸軍助理武官費祿納少校曾到保定訪問曹、吳二人,然而從費祿納給美國國務院的報告中可以看出,在他眼中,吳佩孚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領袖:“直系首腦中最杰出的是吳佩孚……他的行動是一個真正愛國者的行動,他是為國家利益而不是為個人利益而工作的……他顯然極為民主,他的士兵對他既非常尊敬,又十分愛戴。”

        20世紀最初幾年,吳佩孚風頭正健,先后取得了直皖戰爭、援鄂戰爭和第一次直奉戰爭的勝利,贏得了“常勝將軍”的美名,成為北方實力最強的軍閥,赫赫有名的“玉帥”。但他急流勇退,回到洛陽出任“直魯豫巡閱使”,宣稱自己“只是個軍人,不懂政治”,主張將政治問題交由政治家解決,他還在參議院表示,愿國會為之記名“入武廟”而不入“文廟”。就連日本人也豎起拇指,稱“吳佩孚是個很了不起的人物,因為在一般情況下,獲勝的中國將軍都是進入北京大逞威風,但他卻不聲不響徑自領兵回到河南洛陽”。

        吳佩孚虎踞洛陽后,洛陽成為了北方的政治、軍事中心,當時全國有十八個省的督軍總督的代表機構設在洛陽,洛陽被稱為“西宮”。民間流傳“只要洛陽打個噴嚏,北京天津都要下雨”的說法。吳佩孚一度被公認為“中國最有權勢的人物”。不僅英、美等列強對他爭相結納,蘇聯對他也倍加青睞,特使越飛來到中國最早想聯合的是吳佩孚,而非孫中山

        1924年4月,吳佩孚五十大壽,這是他權勢最鼎盛時期。洛陽城內,牡丹花開似錦,各地的軍政要人和文化名流、各國駐華使館的武官云集洛陽,連清廢帝溥儀也派出其“攝政王”前來祝賀。維新派首領、著名學者康有為也大拍馬屁,獻壽聯云:“牧野鷹揚,百歲功勛才一半;洛陽虎視,八方風雨會中州。”同年9月8日,吳佩孚登上美國《時代》周刊封面,被《時代》譽為20世紀20年代“中國最強者”,這是中國人首次登上《時代》封面。照片上的吳佩孚一身戎裝,長臉高額,鼻梁高挺,臉微微朝左,兩眼炯炯凝望前方,充滿自信與威嚴,祥和中帶著堅定與剛毅,看上去躊躇滿志、胸有成竹。

        吳佩孚的聲望還贏得了德國駐北京大使館翻譯露娜的芳心,她從北京跑到洛陽,親手將一封熱情洋溢的求愛信面交吳佩孚。露娜正當妙齡,金發碧眼,高大性感,風度不凡,還能說一口流利的漢語。但幾天后,吳佩孚揮筆寫下“老妻尚在”四個大字,婉拒了露娜的愛情

        《時代》封面上的吳佩孚

        4

        第二次直奉戰爭期間,吳佩孚的親信馮玉祥敵前倒戈,發動“北京政變”,囚禁總統曹錕,吳佩孚大敗。悲痛之極,吳佩孚致信馮玉祥:“與足下袍澤數年,以心相印,今被暗算,夫復何言!昔樂毅云:‘君子絕交,不出惡聲;忠臣去國,不潔其名。’佩為亡人,亦曾受教于君子,惟不明心跡,是以不免耿耿耳。”吳佩孚如喪家之犬四處逃竄,他從“時代的寵兒”一下跌到人生的低谷。盡管后來東山再起,擔任十四省聯軍統帥。但不久,他又被國共合作北伐軍打得丟盔棄甲,走投無路,只好投靠四川軍閥楊森,蟄伏四川長達四年,最后定居北平東城什錦花園胡同,每月接受世侄張學良饋贈的四千元維持家用,過起寓公生活。

        晚年退隱的吳佩孚,仍念念不忘“治國安邦平天下”,尤其不能容忍外族的侵辱。“九一八事變”后,張學良執行蔣介石的不抵抗政策,令吳佩孚大失所望。他說:“張學良沒有出息,忘記了自己的國仇家恨,真是不忠不孝。”他還專門寫了一首責備張學良的詩以泄心中之憤:“棋枰未定輸全局,宇宙猶存待罪身。醇酒婦人終短氣,千秋誰諒信陵君。”日本扶植溥儀搞偽滿洲國,他當即通電反對。1935年,日本策動漢奸搞華北自治,請他做“華北王”。他憤然拒絕:“自治者,自亂也!”他寫下一首詩,表達他的慘痛心情:“國恥傳來空有恨,百戰愧無國際功。無淚落時人落淚,歌聲高處哭聲高。”

        七七事變”后,日本人非常看重吳佩孚這個落魄的在野軍人,頻頻向他拋繡球,希望他出山收拾時局。此時的吳佩孚寄人籬下,也渴望尋找靠山再振雄風,但他始終沒邁出這一步,他無法逾越心中的傳統“忠義”思想,不想擔漢奸罵名。日本人要他出任北平維持會會長,他嚴詞拒絕。1938年,日本決定把華北偽政府和偽南京政府合并為一個漢奸政權,土肥原賢二又要拉他做“中國王”。他說:“叫我出來也行,日本兵必須全部撤出中國去。”在日本人為他舉行的記者招待會上,他侃侃而談:第一,要和必先有平,平,就是平等,為了做到平等,日軍必須撤出北平;第二,要解決華北問題,必須由東京與重慶談判。他痛罵老部下齊燮元“死無葬身之地”,還斥責汪精衛“無恥下賤”。面對日本特務的威逼利誘,他多次拍桌子,擲茶碗,盛氣凌人,提出了日寇不可能接受的“出山條件”:日軍必須全部撤出中國,包括東三省,確保自己的實力、實權和實地。

        吳佩孚最終為自己的“不識時務”付出了生命的代價。1939年12月,他因吃餃子被骨屑傷了牙齦高燒不退,又拒絕到畢生不入的租界“德國醫院”就診,維護作為一個中國人的最后一道民族尊嚴。日本人強行到他家中“治療”,一刀割下,血流如注,頓時氣絕。當這世界于他只意味著死纏爛打的糾結時,死,也許是最徹底的解脫。日本人的卑鄙行徑,從另一個角度成全了他的放下,他的圓滿。

        吳佩孚死后,全國下半旗志哀,國民政府追贈他為陸軍一級上將,連蔣介石也稱他為“中國軍人的典范”。

        5

        吳佩孚雖是一個軍閥,但他受過中國傳統文化浸淫。他一生以關羽、岳飛和戚繼光為榜樣,做官數十年,不賭、不嫖、不納妾、不進租界,他沒有私蓄,與同時代的那些腰纏千百萬的軍閥相比,實屬“另類”。在禮崩樂壞的民國,吳佩孚強調克己復禮、修身養性,作為一個手握重兵的軍政人物,他特別重視夫妻關系,他認為一個家庭對社會的穩定和社會風氣的形成起著重要作用,而家庭最主要的成員便是夫婦,“有天地然后有男女,有男女然后有夫婦,有夫婦然后有君臣”。他反感高喊婦女解放和兩性關系改善,認為女子跳交誼舞有失賢淑,男女自由戀愛系傷風敗俗。對于違反禮教的行為,他都予以堅決反對。1923年,在武漢江漢大學,發生女大學生懷孕事件,對懷孕大學生,吳佩孚認為她“不恥不貞”,并進而解散了江漢大學。吳佩孚自己終生恪守夫婦之道,從未越雷池一步。

        吳佩孚反對任人唯親,堅決抵制跑官要官,他曾下過一道手諭:“天、孚、道、云、龍,五世永不敘用。”這五個字都是蓬萊吳姓一系,他把自己親戚的攀附之路給堵死。對于跑官要官的,他批示:且先種樹,你既然有為民服務的想法,那先回家鄉種種樹再說。

        吳佩孚是復雜的,他反對督軍,呼吁召開“國民大會”,但又對蕓蕓眾生的命運不屑一顧。打仗時曾下令掘開荊州的長江大堤,致使無數無辜百姓葬身魚腹;他支持“勞工神圣”,又殘酷地鎮壓了京漢鐵路工人大罷工,制造了著名的“二七慘案”。雖然吳佩孚多次說過,他只是一個軍人,不懂政治,其實他是一個有政治理想的軍人,是承前啟后的軍人,他雖生活在近代的民國,思想卻停留在古代的倫理社會,吳佩孚在軍隊灌輸的是“忠孝”精神。甚至后來馮玉祥全軍重新歸附,他都不能釋懷,他說:“敵可為友,叛逆不可不除,這是古人名言。歷史的教訓,不要只顧通權達變,弄得將來噬臍莫及呀。”當馮玉祥表示,“此后動定進止,惟吳玉帥馬首是瞻”。吳佩孚接到通電后,卻只批了四個大字:“全體繳械”,生生逼得國民軍變成一塊又砸回來的石頭。“忠”是吳佩孚的“根”,他一輩子都愚忠于曹錕,“成也曹錕,敗也曹錕”,他寧愿結束自己的政治生命,也不背曹而結段。

        如果善于變通,吳佩孚就不是吳佩孚了,中國近代歷史也許會改寫。吳佩孚流亡四川時曾寫下一副對聯:“得意時清白乃心,不納妾,不積金錢,飲酒賦詩,猶是書生本色;失敗后倔強到底,不出洋,不走租界,灌園怡性,真個解甲歸田。”這是他對自己一生的總結,中肯與否,自有后人評判。

        一本之道高清视频免费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心悦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