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xpz5f"></meter>

    <address id="xpz5f"></address>
    <sub id="xpz5f"></sub>

    <sub id="xpz5f"></sub>

      <sub id="xpz5f"></sub>

      <sub id="xpz5f"></sub>

        ? 首頁 ? 百科知識 ?夕陽自學成才_“鄂南軍旅詩人”李享生創作中國第一部格律敘事長詩《追求》

        夕陽自學成才_“鄂南軍旅詩人”李享生創作中國第一部格律敘事長詩《追求》

        時間:2020-05-20 百科知識 聯系我們

        夕陽自學成才_“鄂南軍旅詩人”李享生創作中國第一部格律敘事長詩《追求》_我的編輯觀

        朝暉 余春樹

        (咸寧學院,湖北 咸寧 437100)

        地處鄂南山區的咸寧市八旬軍旅詩人李享生歷時20載,創作的中國第一部千首格律敘事長詩《追求》三部曲,已由著名軍旅作家孟偉哉題寫書名,中國戲劇出版社公開出版。這位耄耋老人終于圓了60年的夢!

        日前,全球漢詩學會常務理事兼副秘書長、當代著名實力派詩人、詩歌評論家傅占魁先生,專程從省城武漢趕到咸寧市文聯祝賀:“李享生創作的《追求》三部曲,有栩栩如生的人物,有扣人心弦的故事情節,而且全部是七言絕句,達千首、萬言之多,古今罕見。這在中國文學史上,填補了當代詩詞的空白……”前不久,咸寧市文聯主席柯于明親自在溫泉舉辦“李享生敘事長詩《追求》研討會”,來自全國和省、市的一些專家、教授都贊不絕口:“李享生有四個不簡單,即:活下來不簡單;寫出來不簡單;被人們認可不簡單;藝術創新不簡單。”老詩人王尚芳先生當場吟詩祝賀李老:“童年夢想入黌門,交迫饑寒四季冰。步履匆匆三部曲,忠心耿耿一腔情。橫刀躍馬攻淮海,衛國援朝戰美軍。告老離休揮妙筆,吟詩千首寫人生!”

        一、戰斗青春美

        李享生,1927年9月出生于武漢市黃陂區一個貧農家庭。1947年被解放軍搭救后入伍,不足半年就加入中國共產黨。現在,李享生已是副縣級的離休干部。遙想1948年春,李享生在20軍58師當炮兵,先后參加過淮海等六大戰役,所在部隊原是英勇善戰、斐聲中外的新四軍主力。1950年10月,隨軍入朝抗美,參加了第二次、第五次戰役及阻擊防御戰。總之,他緊握“槍桿子”達20個春秋,先后多次榮立戰功。還擔任“人民功臣第一連”指導員。曾與“特級戰斗英雄楊根思并肩作戰。1966年轉業到咸寧市物資綜合公司負責業務,始終保持著革命軍人的優良作風。

        臨近“小雪”時節的一個上午,滿頭銀發、精神矍鑠的李老,向筆者講述他青年時代親歷朝鮮炮火,“難忘楊根思”、“受命押戰俘”、“奉命送軍餉”等一個又一個激動人心的戰斗故事。尤其難以忘懷的是,我志愿軍取得了第五次戰役勝利后,實施戰略撤退,而以美軍為首的數十萬現代化“聯軍”,正對我軍實行天空、地面大包圍。此時此刻,熱血沸騰的李享生臨危受命,獨自率領師部保衛班押送戰俘。按理,全班18人械押36名俘虜,問題不大;但因路窄擁擠,與上級首長失去了聯系,加之那些洋俘虜借機拖拉、遲滯行動,致使該班陷入敵陣。當時,上有敵機,下有敵炮,還有敵機遍撒傳單及宣傳機喊話,誘嚇我們快快投降,形勢十分險惡。“怎么辦?”戰士們齊聲回答:“堅決向特級英雄楊根思學習!決不當敵人的階下囚、刀下鬼!”李享生及戰士們果斷地采取與美“聯軍”俘虜“換裝”的舉措,迷惑敵軍,突破重圍;他帶領大家忍著饑餓和疲勞,設法搶渡尸橫遍野、血流成河的照陽江。曾記否,早晨9點許,李享生一聲號令:“準備戰斗!”十幾支手槍一齊對準前方,手槍柄上的紅綢布在燦爛陽光的照耀下,構成了江上一道亮麗的風景線!同志們都強烈地意識到:這些紅綢布,就是戰士心中的紅旗,就是祖國人民的期待!她鼓舞著同志們浴血奮戰!過江后,全班戰士仍然冒著敵人的炮火,翻山越嶺,經過近一天的頑強奮戰,終于在黃昏前,把俘虜兵如數押到了山溝大樹林,而我們的戰士無一人傷亡,當即受到了師部的嘉獎;李享生還榮立了三等功,并榮獲一枚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軍功章。從這里,我們看到了中國青年不怕犧牲的勇氣,保家衛國的志氣,蓬勃向上的朝氣,敏捷善戰的靈氣和大丈夫的骨氣!(www.new968.com)

        二、漫步夕陽紅

        有位才華橫溢的中年作家說得好:“李享生是一位貌似平凡、其實卓越的特殊老人。他是昔日掛滿軍功章的人民功臣,今天自學成才的耄耋詩人。”享生老人最近告訴筆者:“我一生想辦三件事,打江山、保江山、教育下一代。現在,我年事已高,不能再上前線打仗了,我要在有生之年撰寫革命回憶錄,為咸寧市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建設再做一點貢獻,為子孫后代留一點精神財富!”請看,他的《追求》詩集所云:“莫嘆離休萬事休,撫今追昔寫春秋。青山夕照倍珍惜,學寫詩文史跡留。雨雨風風幾十年,斬兇取勝換新天。泱泱九域今強盛,共度夕陽樂萬千。昔日硝煙今太平,黎民百姓喜新生。關心家國明時事,高舉紅旗續遠征。”

        1986年退居二線以來,享生老人開始學習用詩歌形式撰寫回憶錄。1998年,離休后的李老,決心用格律詩形式,寫下他一生坎坷的歷程。1999年參加咸寧市老年大學詩詞班,更加刻苦地學寫格律詩。截止到2006年夏,李老總共花了20年心血才完成《追求》詩集的寫作工程。曾先后多次跑咸寧、奔武漢、赴北京,登門求教專家、教授和有識之士達100余人,幫助修改、潤色詩稿。 日前,我們詢問李老:“您老人家年邁多病,文化程度又低,老伴英年早逝,幾個兒女相繼下崗,您為何還要辛勤筆耕、自找苦吃?”李老卻如此回答:“我的經歷非常特殊,被國民黨抓去當兵1年,過著地獄般的生活;給共產黨當兵20年,經歷了長期的戰火考驗;轉業到地方工作32年,飽嘗各種酸甜苦辣。”他深切地體會到:“戰爭是痛苦的,和平是幸福的。我要用詩歌形式抒發我的親身體驗,表達我的喜怒哀樂,傳承祖國的先進文化。我要向全世界呼喚和平,反對戰爭!”李老還經常告誡一些青少年:“你們要居安思危,努力學習知識和本領,報效祖國和人民。只有強國強軍,我們才能戰勝敵人!只有增強綜合國力,人民才有長久的幸福和安寧!”

        因家窮,從小只讀一年私塾的享生老人,要將幾十年生活寫成長詩,確實比登天還難!何況李老還長期被高血壓白內障、前列腺炎等疾病困擾。有時候,尿痛、尿急特別難受,一個晚上7個小時,竟然起來小便21次,簡直無法睡覺,只好坐在座便器上邊看、邊寫、邊修改詩稿。更令人痛心的是,他的兒女很不理解,十分擔心地說:“爸爸,您老多病,文化這么低,既不是大英雄、大名人,又不評職稱、加工資,干嘛寫得這么辛苦?”李老卻說:“我的決心已定,無論怎么困難,也動搖不了我的追求!”李老常說自己是“弱者中的強者。”可不是嗎?他一向倔強,從不服輸。每天早晨5點起床,晚上10點睡覺,早、晚鍛煉各半小時,中午休息1個小時,而每天學習和寫作10多個小時,并將“在家自學”與“在外求教”相結合。長期以來,“一學、二讀、三寫、四鍛煉”,做到勞逸結合,克難奮進,終于用20年時間寫成了一部長篇巨著《追求》三部曲。年過七旬,不懂聲律音韻的他,不斷追求文化和專業知識,每年自費訂閱《詩刊》和《中華詩詞》,還購買了《中華詩詞簡明教程》、《怎樣寫格律詩》、《詩韻新編》、《唐宋詩詞鑒賞》等自學書籍達百本以上。不管是高溫酷暑,還是天寒地凍,每周三他都堅持到市老年大學聽詩詞課。而且端坐前排,虛心聽講,認真記錄,從不缺課。因而多次被市老年大學評為“優秀學員”。經過長期在詩詞班刻苦學習和回家寫作,居然寫出了幾千行的萬言詩。真是“老有所為,自學成才”的典范。近年來,享生老人所寫的抗美援朝詩歌多篇,刊登在《咸寧詩詞》、《潛山詩詞》等刊物上。其中《緬懷特級戰斗英雄楊根思》等力作,被收入中國文史出版社出版的《難忘的一千天》文集(卷三),有些在北京、香港等相關詩刊上發表,并獲優秀作品獎。

        下面,我們不妨聽一聽,李老“刻苦求學”的詩句:“放下鋼槍握筆槍,文盲半個又詩盲。平平仄仄很難懂,習作難成多苦傷。初游詩海碧無邊,飄去浮來滾浪尖。大海撈針無慧眼,攻開格律苦成甜!”“年齡最大水平低,努力攻關志不移。不達要求誓不返,鉆研格律老癡迷!”“萬字長詩送審修,誠心輔佐細推敲。平生心愿擬初稿,一百多人勤效勞。長詩敘事信天游,武漢咸溫多處求。遍找名師多指教,愚生渴望壯鴻獻。”

        請再聽一聽李老的“詩林漫步”:“原觀格律發癡呆,現在初通喜壯懷。仄仄平平聽使喚,耕耘習作笑顏開。走進詩山人未老,向陽花木正逢春。心靈手巧勤描繪,萬里神州日日吟。當年年少是農民,不久從軍當士兵。 自學迎來花似錦,欣翻作品振心聲!一生平淡無長物,唯撰詩文勵后人。余夕生輝親筆硯,筆耕不輟永攀登。”

        (原載《咸寧周刊》2008-12-11)

        一本之道高清视频免费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心悦网